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院简介 -> 法官风采

——记优秀政协委员、舞钢市人民法院副院长、法制副校长王跃

有困难,请找王老师

作者:任彦国  发布时间:2009-08-08 17:08:10


    “有困难,请找王老师!”这是王跃面对上万名学生的郑重承诺。

    王跃是舞钢市人民法院副院长,从1999年他担任法制副校长开始,学生们就亲切的叫他王老师。

    十年来,王跃不折不扣地践行着他的承诺,为相识或不相识的学生解决了无数的困难和问题。

    十年来,他义务为学生上法制课1000多次,解答学生法律问题几万次。

    王跃是舞钢市七届、八届政协委员,已连续7年被评为优秀政协委员,多次被评为舞钢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个人,曾荣获省高院二等功和省刑事审判先进个人的殊荣。

    “把业余时间交给学生,我感到很充实很快乐”

    作为主管刑事案件的副院长,王跃审理过许多青少年犯罪案件,看到十几岁的孩子因几十元钱走进监狱,他十分痛心。“青少年犯罪的原因很多,但主要原因是他们不懂法。还没有绽放的花朵就这样枯萎,太可惜了。”这是王跃常常发出的感叹。鉴于此,王跃在审理案件之余,王跃把精力放在普及法律知识,预防青少年犯罪上。作为政协委员,每年“两会”之前,王跃都要对全市青少年犯罪及教育情况进行调研并提出议案。1999年,舞钢市决定聘请政法部门政治强,业务精的同志担任法制副校长,王跃愉快的接受了邀请,一干就是十年。刚开始,王跃只担任舞钢市二高的法制副校长,后来,慕名而来的学校越来越多,他又长年担任教师进修学校、职专、实验小学等六个学校的法制副校长。平顶山市英才中学、舞钢市几个乡中学等也邀请他讲课,只要抽出时间,他决不推辞。

    为了取得较好的效果,王跃没有按惯例把全校学生集中起来举行法制报告会,而是按班上课,结合案例讲法律知识,面对面解答学生提出的问题。在王跃的办公室,笔者看到上千份学生提问题的字条。“如果乘公交车等交通工具,因自己的过失发生意外,公交车该承担责任吗?”“判了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可以结婚吗”

    “这些问题涉及各种法律,每节课就要提出十几个甚至几十个问题,你能当场回答吗”面对笔者的疑惑,王跃自信地说,“作为法院副院长,我整天同法律打交道,这些问题我不仅能当场回答,一些常用的条文,我还要一字不错地背给学生。”

    王跃在法院的工作十分繁重,每年以审判长身份审理的案件100多起,给学生上课都是挤出的时间,白天抽不出时间,就安排在晚上。以前没有车,他下班后慌忙乘公交车往学校赶,上完课又匆匆赶回,常常顾不上吃饭。有时候,下午在二高上课,晚上安排去职专,为节约时间,他常常在街上买一个烤红薯,卷一个烙馍边走边吃。一学年每班按最少两节课算,六个学校也要上100多节,王跃的工作量可想而之。提到当法制副校长的感受,王跃动情地说:“从源头上预防青少年犯罪,减少犯罪是我应尽的职责。我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把业余时间都交给了学生。有人说我自找苦吃,但我感到很充实很快乐。也有人问他讲一节课要多少钱,我十年来没拿过学校一分钱,没吃过学校一顿饭。”

    “把法律搬上课堂,就是让学生记一辈子”

    “苗某以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可是,在他接到判决书的前天晚上突然死亡,请问苗某是不是罪犯?”这是王跃一次法制课的导语。王跃上法制课总是精心设计问题,精心选择案件,以案说法,学生争相讨论,课堂气氛十分活跃。

    但他并不满足于此,他在不断尝试怎样创新形式,在有限的时间里达到最好的教育效果。

    “人们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可我总是觉得死是唯一的解脱......”2009年3月12日,因吸毒走上犯罪道路的周某在给舞钢市教师进修学校500多名学生讲犯罪经历,这是王跃给学生精心设计的法制课,两名服刑人员讲述着自己的犯罪经历和对自由的渴望对家人的思念对犯罪的悔恨,振聋发聩,催人泪下。罪犯讲完之后,学生向犯人提问题,学生、犯人、老师三方互动,最后,王跃针对犯罪原因、特点、量刑进行分析评点,学生深受启发。

    最大胆的是王跃挑选对学生有教育意义的典型案例,搬进课堂审理。他在课堂上布置法庭,原告、被告人、辩护人,公诉人、法警、证人全部到场,王跃作为审判长,按程序审理案件。在宣判之前,王跃还要让学生讨论,被告人犯了什么罪?该判多少年?宣判后,王跃又对照法律条文进行评点。一次在舞钢市技校审理一摩托车抢劫案,翟某并没有把摩托车抢走,但判了8年的有期徒刑,学生不理解。王跃就以案说法,说明抢劫罪因社会危害大,所以量刑很重,即使没抢到钱,只要认定罪名成立,一般就可以判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王跃告诉笔者:“把法庭搬上课堂,要协调公、检、法等多部门,花费很多精力,还有一定的风险。但是,能让学生体会到法庭的庄严,法律的神圣,犯罪者的悔恨,可以普及很多法律知识。我讲课的时间毕竟有限,我上完一节课,就要让学生记一辈子。”

舞钢市政法委副书记、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南献民说,“王跃把法庭搬进教室,是普法形式的极大创新,其意义深远。”

王跃还组织学生到监狱参观,让学生现场采访服刑人员,真实感受犯罪后的心理,回来后写出自己的感受。

                    “有困难,请找王老师”

    每到一个教室上课,王跃首先公布自己的电话,并向学生承诺,无论是法律问题还是生活问题,有困难,请找王老师,我一定帮你解决。

    2009年1月,王跃接到舞钢技校一学生孟某的电话,电话哭诉,她被人打了,到医院检查是耳膜穿孔、自己又没有钱,不知该怎么办。当时已到年关,王跃正在医院陪护病重的父亲。接到电话,王跃马上来到医院,为孟某交了1000元的治疗费,并对孟某说,我现在还有事,你马上与家里联系,耳膜穿孔若不及时治疗,可能要终生耳聋。第二天,孟某又给王跃打电话,说自己是抱养的孩子,家里没有钱,亲父母又不管。王跃二话没说,又来到医院,一边帮她治病,一边帮她报案,找证据,作法医鉴定,又花去了1000多元。等这些处理好,已到了农历腊月二十五。第二天,父亲也在医院病故......在父亲弥留之际没能守在身边,王跃十分遗憾,但是,为了学生他从不后悔,他说:“有困难找王老师,这是我给学生的承诺,我就必须履行。我多次给学生讲,有人因几十元而抢劫,或为几百元偷盗,太不值,你若需要三五百元钱,千万别有坏想法,直接给我打电话,我给你......”

    舞钢技校生源复杂,治安任务繁重。王跃担任该校法制副校长后,积极与学校协调,为治安科解决车辆,可是因资金等问题,眼前学校无法解决,2008年10月,王跃与弟弟协商,把弟弟刚跑了3万公里的汽车无偿捐给了技校治安科。

    十年来,王跃几乎每天都要接到学生的电话,有咨询法律问题的,有考上高中或大学报喜的,也有借钱的。有一次,一位姓杨的同学给王跃打电话,请求在生日那天听王老师一节法律课。杨某说,我整天呆在学校,外面的事知道很少,听您的课是最开心的事,可我马上就要毕业了,恐怕再也听不到您的课了。一个普通学生的小小愿望,王跃十分慎重,也十分欣慰,杨某生日那天,王跃精心为他安排了一节法制课。

    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为学生作几场法制报告,上几节甚至几十节法制课是不足为奇的。作为副院长,王跃在繁重的工作之余,身兼多所学校的法制副校长职务,每年为学生上课100多节,不要报酬,不计名利,一上就是十年。“有困难找王老师”的承诺也践行了十年,没有对青少年的挚爱,没有对普法的执着,没有自我牺牲精神,是很难做到的。          

第1页  共1页

文章出处:舞钢市委宣传部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